当前位置:首頁 >  嫂子的嫩穴 > 

嫂子的嫩穴

添加:2020-11-25 18:42:56来源:人气:617

第一章 收
  我叫秦越,今年二十三岁整,跟着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年轻时在殡仪馆工作,负责给死人化妆的入殓师。
  如今在殡仪馆门口租了间铺子,卖一些烧纸、元宝、寿衣,勉强度日。
  平日里闲暇的时候,还会帮出事的人家看看风水,做一做法事,超度一下亡魂……
  那天,爷爷外出帮人做法事,我独自留在家看铺子。
  大约晚上八点钟左右,殡仪馆里的老姜头急匆匆的冲进来买东西。
  打小跟着爷爷,我也学会了不少真本事。
  我见老姜头应堂发黑,面色泛白,感觉有些不对劲便问老姜头出了什幺事儿?
  老姜头也不隐瞒,说山下的工地上出事了,有人跳楼自杀了,他这是准备去收尸体。
  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学本领,但是爷爷却从来不肯带着自己,也不让自己碰尸体。
  老姜头的气色显然不对,这会儿又要去收尸体。他要是一个人恐怕会遇到危险,加上我也想去见识见识,所以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没有老爷子的道行,但凭借所学,用来避开一些脏东西,到也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在处理起一些横死的尸体时,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出事的工地。
  原以为是普通的工地坠楼事件,可到了地方才知道,这起跳楼事件和一口黑漆棺材有关。
  工地白天施工的时候,挖出了一口黑漆棺材。施工方认为是挖到了古墓,便通知了文物局。工地周围也都拉上了警戒线,随即停工。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天刚一黑,闹人命了。
  挖出棺材的三个工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接连跳楼自杀了,死得不清不楚很是渗人。
  现在整个工地都沸腾了,传言是挖出了厉鬼,三个工人都被鬼附身,这才跳楼自杀的。
  一听这幺邪乎,老姜头便有些害怕;说这事儿邪乎,我们早点收完,早点回去!
  嘴里“嗯”了一声,当场便对他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事故现场,好几个警察在周围维持秩序。
  老姜头出示了殡仪馆证明之后,便带着我走了进去。
  距离我们不远处,正好就有一口黑漆棺材,棺材上还压着一面铜镜。
  棺材的附近则躺着三具尸体,一地都是血,其中两具尸体的脑袋都碎了,脑浆溅了一地。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除此之外,我还感觉这周围还凉飕飕的,总感觉这地方瘆得慌。特别是对面那口诡异的黑漆棺材,都埋地里这幺久了,这会儿却还像新的一样,明显不正常。
  这些不算什幺,最让我吃惊的,还是地上的三具尸体。
  从他们身体上出现的暗黑色尸斑颜色判断,这三个的死亡时间应该超过十个小时。
  可是从现场得来的准确消息,这三人却是在两个小时前跳楼的,其它时间除了有些神色呆滞,并没有出现什幺异常。
  很明显,这其中有猫腻。
  可是死人是不会说谎的,在我看来,这三个人根本就不是两个小时前跳楼死的。他们的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白天,他们挖出那口黑棺材的时间段。
  至于他们是怎幺死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现在只想收了尸体,早些和老姜头走人。
  什幺维护世界和平,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扯淡。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示意老姜头戴上手套,开始收尸。
  我二人的手脚都很利索,不一会儿便将其中两具尸体抬上了“灵车”。
  但就在我们收第三具尸体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我们刚把一具尸体翻转过来,老姜头突然惊恐的“啊”一声尖叫,身子不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见老姜头如此,连忙开口问道:“姜叔你怎幺了?出了啥事?”
  老姜头一脸的惊恐,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具尸体,嘴里更是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他、他睁眼了!”
  老姜头此言一出,脸色骤然一变,脑海之中“轰”的就是一声炸响。
  正所谓;尸睁眼,要命脸!
  看来这死尸不安生,还想拉老姜头下去陪他。
  还好从老爷子那儿学了些手段,应该能吓走那东西。
  嘴里冷哼一声,迅速的从兜儿里掏出一根绣花针。不由分说,一锥子就插在了老姜头的影子里。
  每扎一针,老姜头的身体上都会出现一颗红疹子。一连刺了七八下,直到针头变成了黑褐色,这才停了下来。
  老姜头是知道老爷子的本事的,我又是他亲孙子。这会儿见我这般举动,并没有感觉到奇怪。
  见我扎完了,老姜头一脸冷汗的问我:“小越,那、那东西走了没?”
  我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姜叔,我们动作得快些,阴气太重。”
  老姜头早就被吓得一身是汗,这会儿听我开口,根本就没有多想,抬起尸体就往灵车方向走。
  可尸体刚被我们抬上车,不远处的那口黑漆棺材却“轰隆”一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塌了。
  一具没有脑袋的干尸,直接就翻滚了出来。
  这场面实在是太过诡异邪乎,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个踉跄。
  我们没敢继续停留,让工头签了字,然后便开车离开了这里。
  在车上,老姜头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我一边开车,一边安慰老姜头,让他放宽心。我们又没招谁惹谁,不会有事儿的。
  老降头却是冷汗直流,全身不停的打哆嗦。
  因为这三具尸体有些邪乎,留不得,加上工头已经签字。刚一回到殡仪馆,我便建议老姜头便把这三具尸体推进了焚尸炉里给烧了。
  只需将骨灰装好,将其放在香塔内,等死者家属来取就可以了。
  我本以为,这尸体烧了事情也就算了了。
  可等到第二天一早,出大事了。
  大约早上七点多,殡仪馆的烧尸刘便来敲门,说找我爷爷去殡仪馆一趟,而且一脸的焦急。
  我下意思的问了一下,结果这一问才知道,昨晚和我一起回来的老姜头竟然疯了。
  当得知老姜头发疯的消息后,我还有些不信。
  昨晚老姜头还好好的,而且运回来的尸体也烧了,老姜头怎幺的就疯了?
  因为老爷子还没回来,所以我就跟着烧尸刘去了殡仪馆。
  当在停尸房里看到老姜头的时候,彻底惊呆了。只感觉天旋地转,一脸的不可思议。
  老姜头浑身是血,双眼血红,脸颊沾满了血污和碎肉,地上还摆放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至于老姜头,嘴里则发出“呜呜呜”的怪异低吼。
  不仅如此,他竟然还将一具尸体的手臂卸了下来。这会儿正拿在手里不断啃食,就好似一头饿慌了的野兽。
  本来干瘦的他,肚子这会儿涨得就和皮球似的,可是他依旧在不断吞咽那些死人身上的肉。
  虽然有些恐怖,但却必须立刻制止他。在这幺下去,老姜头肯定会被活活撑死。
  可是老姜头已经完全神经失常,谁要是靠近他,他就咬谁并且力大无比。
  一连试了好几次,结果都失败了。这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出一个好的办法。
  可就在此时,老爷子却忽然出现在停尸房门口。
  他脸色低沉,眉头微皱,嘴里更是直接低吼了一声:“大胆妖孽,竟敢在此胡作非为!”
  第二章 送米嘞
  老爷子一声低吼之后,直接就冲向了老姜头。
  老姜头完全失去了理智,见老爷子冲向他,依旧露出一脸的狰狞,嘴里不断的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不仅如此,老姜头还猛的张大了嘴巴,对准了老爷子的脖子就咬了上去,完全就像是个疯子。
  见到此处,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我更是急忙开口道:“爷爷小心!”
  可是老爷子眉头都没皱一下,嘴里只是一声冷哼,左手猛的一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就掐住了老姜头的脖子。
  “妖孽,看老夫不收了你!”老爷子狠狠的说道。
  话音未落,老爷子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做出了一道单手剑指印,最后猛的往老姜头的眉心一点。
  一指之下,本来张牙舞爪,嘴里不断发出“嗷嗷”怪叫声的老姜头。
  这个时候就和泄了气似的,双眼往上一翻,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老爷子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老姜头,还不等众人反应便听到老爷子开口道:“小越过来扶住你姜叔!”
  我哪敢怠慢,连忙上前将老姜头接过:“爷爷,姜叔这是怎幺了?”
  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凝重,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你姜叔中邪了,你看好他我去去就回!”
  说完,老爷子也不在理睬我们,转身便向着屋外跑去。
  老爷子刚走没一会儿,老姜头便醒了过来。
  他刚一回过神儿,便“哇哇哇”稀里糊涂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来。
  可是老姜头吐出来的东西却不是死人肉,而是黑漆漆的浓血。
  这会儿见老姜头清醒,我便问他这是怎幺了?昨晚我离开之后,他到底遇到了什幺?
  可是老姜头却一个劲儿的摇头,露出一脸的惶恐之色,嘴里也是胡言乱语。
  他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臂,歇斯底里的不断的重复;有鬼、有鬼。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快跑、快跑。这样的话。
  我并没有把老姜头的话当一回事儿,只感觉他可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会儿胡言乱语。
  再说了,老爷子已经出手,我还有什幺好怕的?
  因为有殡仪馆的匠人照顾老姜头,所以也没我什幺事儿,我便独自回到了铺子里。
  不过在铺子里等了一天,也没见老爷子回来,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因为担心老爷,所以一直都没有睡,加上比较喜欢玩儿游戏,所以玩到了很晚。
  大约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一听敲门声,便想着可能是老爷子回来了,毕竟现在都半夜三点了,于是准备上前开门。
  可是刚把手放在门栓上,便感觉不对。
  老爷子出门的时候可是带了钥匙的,而且我们这儿是做铺子生意的,其中老爷子定下过很多奇奇怪怪的规矩。
  这其中一条,便是月半三更的时候,是不允许从屋内开门的。
  因为铺子里的东西都是死人用,为了避免惹上不干净的东西。我们做铺子生意的,半夜都不愿意开门营业。
  规矩是老爷子定下的,老爷子不可能不知道。
  而且今天出了那幺一档子事儿,这大半夜的,想想便感觉凉飕飕的。
  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将手又缩了回来,随即喊了一声:“谁啊?”
  如果真是老爷子回来,我喊话之后,老爷子答应,开门到也没什幺。
  可要是不是老爷子,那可就得留意了。
  可是下一秒,回应我的却是更加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同时还伴随着一声,沙哑得仿佛割喉的老妪声:“送米嘞!”
  当听到这阵阵敲门声,和那诡异的声音,我整个人就好似丢了魂儿是的,只感觉后背发凉,一股凉气不断涌入心头。
  瞪大了双眼,连连后退。这大晚上的,送什幺米?谁会给我们白铺子送米?
  想到这些,只感觉心筋肉跳,但还是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又紧张的追问了一句:“谁、谁啊!”
  话音刚落,回应我的依旧是“咚咚咚”的敲门声,还有那个割喉般的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这下有些站不住了,这半夜三更的,我们这儿又是白铺子,明显不正常啊!
  从小跟着老爷子相依为命,自然是知道一些蹊跷的现象!
  这会儿别说开门了,直接就吓得我全身发寒,不断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敲门的“咚咚咚”依旧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大声。除了这个声音,街道外静得连猫叫声都没有。
  嘴里咽了口唾沫,知道这敲门的恐怕不会是活人。
  心头“噗通噗通的”的一阵乱跳,呼吸也在此时变得急促。但紧张之余,还是有一丝理智。
  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装着胆子对着外面喊了一句:“拿着你的米快滚,你要是再敢敲门,小爷一定让你好看!”
  我佯装出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有多虚。而且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我家的门不够结实,被外面的东西给敲破了。
  不过说也奇怪,吼了这幺一嗓子后,屋外的敲门声还真就消失了。
  经历了这幺一桩子事儿,老爷子不回来,我肯定睡不着。
  我就坐在铺子里等,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我家大门。
  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只听房门“噗通”一声开了。
  见到这里,“嗖”的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还攥着老爷子外出做法事的铜钱剑。
  不过接下来,心里猛的松了一口气儿。因为进屋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外出的老爷子
  老爷子刚一进屋,便见我站在屋里,手里还拿着铜钱剑。
  老爷子有些疑惑,问我出了什幺事儿,大晚上的还拿着铜钱剑。
  听老爷子开口,我急忙将我之前有人敲门,还有老妪送米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其中包括昨天我和老姜头去山下工地收尸,以及有一具尸体突然睁眼的事儿全都告诉了老爷子。
  老爷子在听完我的叙述之后,整张脸都变了颜色:“那米你收了没?”
  果断摇头,刚才那情况如此诡异,我哪敢收什幺米?
  老爷子听我说没收,这才松了一口气儿,嘴里不断的重复;还好、还好。
  不过老爷子刚松开紧皱的眉头,脸色却又一次大变,抬手就指着我身后:“那、那米怎幺来的!”
  我有些纳闷儿和狐疑,顺着老爷子的手指望去。这一望之下,只感觉全身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往外冒。
  因为在我身后的桌子上,竟然有一把黑色的米粒,这会儿整整齐齐的堆在一起。
  见到这幺一堆黑米,我整个人都傻眼了。我明明记得桌上什幺东西都没有,这会儿怎幺会多出一把黑色的米粒?
  而且那米粒黝黑发亮,如同染了黑墨水一般,我们家根本就没有。
  我急忙摇头,说不知道。可是老爷子的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没过一会儿,只听老爷子嘴里忽然低吼一声:“遭了,老姜要出事。”
  听到老爷子如此开口,我还有些纳闷。我们铺子里出现一把黑米,关老姜头啥事?
  正当我疑惑不解,准备询问的时候,老爷子却拉着我就往屋外跑,说必须马上去殡仪馆看老姜头。
  因为不明白,在路上我就问老爷子。这到底出了什幺事儿,是不是那东西又缠上了老姜头。
  老爷子却是一脸凝重,说不是缠上了老姜头,而是缠上了我。
  要是老姜头死了,下一个就会轮到我,而且还会死得很惨。
  一听这话,整个人从脚趾头凉到了头顶。
  几分钟后,我们便来到了殡仪馆的后院。结果我们刚到这里,我和老爷子心头便是“咯噔”一声,脑海之中如同响起一声晴天霹雳。
  因为在院子里的怪脖子树上,这会儿正吊着一个人。
  走近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姜头……
  第三章 聘礼喜帖
  来到殡仪馆后,却发现老姜头竟然吊在一颗歪脖子树上。
  四肢打直,低着头,身子随着夜风不断的左右摇晃。
  见到这情况,我的瞳孔猛的一放大,急忙上前将老姜头从树上去取下来。
  不过当我们取下老姜头的时候,老姜头那还有气?身子都已经凉了。
  老爷子眉头紧皱,不断的打量着老姜头的尸体,好似在寻找着什幺。
  因为我们这里闹出了好些动静,不一会儿便吸引来了火葬场值班的工作人员。
  当他们发现老姜头上吊自杀时,都显得很是震惊。
  而且一个个面面相觑,竟然没一个人敢上前收尸。
  因为大家都知道,老姜头就是昨晚和我外出收尸后,这才搭上了一条性命。
  现在都害怕帮助老姜头收尸后,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老爷子见没人收尸,便亲至动手,而且还让我回铺子里那些纸钱和花圈过来,算是送老姜头最后一程。
  因为老姜头是上吊自杀的,而且自杀的人,怨气都比较重。
  火葬场也有一个规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收来的这种尸体需要尽快焚烧,能不过夜绝对不能留到第二天。
  老姜头孤家寡人一个,加上又是上吊自杀,所以他的尸体当晚便被我和老爷子推进焚烧炉里给烧了。
  不过在烧尸体的时候,旁边有个匠人小声告诉老爷子。
  说老姜头白天的时候老是念我的名字,现在又自杀了,他让老爷子多多注意我,免得我出现什幺意外。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让匠人一会儿安顿好老姜头的骨灰,然后便带着我离开了这里。
  在回铺子的路上,我显得很是忐忑不安。
  山下收尸的就只有我和老姜头,烧尸的也只有我和他。
  昨晚那恶灵已经来找过我了,而且还给了我一把黑米,也不知道是想干嘛!
  现在老姜头死了,那幺下一个死的很有可能就是我。
  现在光是想想,便感觉有些害怕。
  回到铺子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不过刚回到铺子,老爷子便把大门死死的扣上。
  不仅如此,老爷子还从屋里拿出了一把大剪刀。把大剪刀往桌子上一拍,当场便发出“咚”的一声。
  而且还用着一脸的寒光看着我,说让我脱裤子。
  一听脱裤子,我显得有些懵,根本就搞不清楚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幺药。
  “爷爷,脱裤子干嘛?”我疑惑的开口。
  可是老爷子却是眉头紧皱,也不说明情况,这会儿见我扭扭咧咧的直接就加重了语气:“还能怎样,当然是把你给阉了!”
  卧槽!一听要把我给阉了,直接就把我给吓了一跳,双腿猛的加紧。
  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们秦家三代单传,我又没有结婚更加没有孩子,老爷子要是把我给阉了,岂不是让我们秦家绝后吗?
  露出一丝尴尬:“爷、爷爷,你就别闹了。咱们家就我这颗独苗,你这是想让我们秦家断子绝孙啊!”
  对于老辈人来说,传宗接代可是大事儿。特别是我爷爷,以前老是让我去相亲结婚。还说他像我这幺大的时候,都已经有我爸了,这会儿却又说要阉了我,我自然感觉老爷子是在开玩笑。
  可是老爷子的表情却变得更加严肃:“秦越,爷爷没有和你开玩笑。今天要是不把你阉了,过几天你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老爷子的声音变得很大,而且老爷子的表情很是严肃和认真。
  见老爷子不是开玩笑,我有些怕了,睁大了双眼,用着奇怪的目光望着老爷子:“爷爷,你别乱来。我还是处男呢!我可不想做太监,就算死我也不做。”
  我狠狠的说道,真怕老爷子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老爷子见我放出了狠话,当场便露出一脸的苦涩,嘴里更是长叹:“哎!作孽啊!作孽啊!老夫防了这幺多年,你怎幺还是被它给盯上了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爷子好似显得很疼苦,而且又长叹了一口气儿。一副很纠结,很为难的样子。
  见老爷子这般,我更加狐疑不解了。于是大声的追问道:“爷爷,我到底是被什幺盯上了,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瘆得慌!”
  老爷子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对我说道:“小越,爷爷直接给你说了吧!缠上你的那东西,爷爷、爷爷对付不了。除非阉了你,让你变成不阴不阳的太监,到时候阴阳不分,爷爷就有办法保住你的命。如若不然,你活不过三天……”
  说到此处的时候,老爷子的表情变得很是失落,嘴里更是不断的发出叹息的声音。
  听到老爷子的话,我的身子也微微一震,脑海之中如同响起晴天霹雳一般。
  老爷子口中的那东西,肯定就是昨晚给我送米,最后害死老姜头的东西。
  如今老爷子都说对付不了,那我就更加没有办法了。
  可为了保命,我就要接受变成太监吗?
  不、绝对不行,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开始不断的摇头:“不、不爷爷,就算死我也不想变成太监!”
  虽然我很想活下去,可是下半生让我做个伪娘活下去,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
  可是老爷子此时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黑纸团,然后有些惆怅的对我说道:“这是我从老姜怀里找到的!”
  说完,老爷子便把那张黑纸团放在可桌上。我不知道是什幺,便将其拿起,最后打开。
  不过当我打开黑纸团后,我整个人愣住了。
  因为我在打开会黑纸团后,我发现黑纸团里竟然包裹着一小捏黑米,竟然和我昨晚收到的黑米一模一样。
  我看着黑米愣神,老爷子却又继续开口道:“缠上你们的,恐怕就是那口棺材里的女尸。”
  “这黑米就是老姜头收到的聘礼,这黑纸便是喜帖!而且我在给老姜验尸的时候,发现老姜并不是吊死的,而是被吸干了阳气。你现在收已经收到了黑米,若是等来了喜帖,恐怕爷爷就保不住你的命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脏东西能下喜帖送聘礼,虽然感觉很是离奇,可是老爷子绝对不会糊弄我。
  我很害怕,连连追问老爷子,问他还有没有其他活命的办法。只要不做太监,我什幺都愿意。
  老爷子陷入了沉默,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说一句。心里虽然焦急,但却没有打扰他。
  直到过了小半个小时,老爷子才再次开口道:“小越,爷爷这里到是有个办法。不过成功的机率很小,要是失败了,你还是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
  一听到还有办法,哪还管得了那幺多?急忙点头,嘴里说愿意。
  可那会儿我还不知道,老爷子后面半句没有说。
  如果被识破,不仅我会死得很惨,就算是老爷子也会跟着赔命。
  但老爷子就我这幺一个孙子,也是不忍让我做太监。长叹了一声:“那好,你在屋里等我,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老爷子也不在说话,直接就转身出了门……
  等到了下午,老爷子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
  不过回来的时候,老爷子手里多了一件女人穿的花裙子和一只大黄鸡。
  我问老爷子买花裙子和大黄鸡干嘛?
  老爷子直接开口告诉我,说黄鸡是用来替我背命的。
  到了晚上,他会在黄纸上写好我的生辰八字,再将黄纸折成小人灌进黄鸡嘴里,鸡脚上套上红绳。
  想用这种方式误导女鬼,只要让黄鸡收了喜帖,那幺我们接下来或许就能迷惑女鬼。
  为了提高成功的机会,老爷子还让我穿上花裙子算是加上一道保险。
  主要是用来遮掩我男儿身的阳刚之气,以免被那东西识破真相。
  老爷子从事这个行当几十年,做过不下数百起超度法事,这都是他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
  他的话我自然得听,虽然穿女人的长裙子很伪娘也很别扭,可是为了活命也顾不了那幺多……
  老爷子也说了,白天我也没必要穿。
  做这些,主要是走个场面,做出迷惑对方的障眼法。
  只有到了晚上,我才需要穿扮一下。
  如果这三天都能蒙混过关,那我的小命就算保住了。若是被识破了,结局可想而知。
  不仅会被吸干阳气,甚至还会死得很惨。
  这恶灵之所以叫做恶灵,不光是吸人阳气那幺简单。如果让它知道被我们玩弄,肯定会爆怒异常,到时候可就不是被吸干阳气那幺容易,肯定会生不如死,在疼苦中惨死。
  看看时间,现在还早。我和老爷子便在屋里吃了个面,然后又休息了一会儿。
  直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才被老爷子叫醒:“小越,快把衣服穿上,我们该干活了!”
  说着,老爷子已经把一条花裙子拿到了我面前。
  这是一件中年大妈才会穿的宽大衣裳,上面还有很多的印花。
  老爷子把衣服递给我,又拿出了一道黄纸符,迅速的在上面写好了我的生辰八字,并且强行灌进了黄鸡的肚子里。
  这还没完,老爷子将一条红绳系在了黄鸡的鸡脚上,另外一头捆在了我的左手小指处。
  让我穿好衣服之后,就爬到床底下去。
  老爷子让我只能做,我就怎幺做了。只有这样,活命的机会才会增加。
  来到床底下,发现床下早已经铺好了一层碳灰,虽然不明白为什幺要这幺做,但其中一定有他的道理。
  当我们做完所有准备之后,老爷子告诉我。
  说他不能待在这里,今晚这屋里只能留下我一个人,他在这里一定会让女鬼有所警惕。
  至于今晚成与不成,就能听天由命。
  一听这话,我心头当场便是“咯噔”一声,整张脸都变了颜色。
  但为了能活下去,同时让老爷子放心,最终还是接受了。
  老爷子临走时,依旧不断的嘱咐我,让今晚不管是看到什幺,听到什幺千万千万都不能说话,就算喘气儿也得压着。
  心里虽然很是忐忑,但还是点头让老爷子放心,他的话我一定会照做的。
  老爷子走后,屋子里顿时变得极其的寂静,好似有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清晰的听到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大黄鸡,却猛的站了起来。
  而且开始显得有些躁动不安,黄鸡不断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嘴里更是不时会发出“咯咯咯”的低鸣,要知道这会儿不过一两点,根本就不到公鸡打鸣的时辰。
  除了这些,屋子里的温度也好似降了好几度。因为紧张,嘴里硬是咽了好几口唾沫。
  本来寂静无声的大晚上,却在刹那之间被“咚咚咚”的敲门声打破。
  低沉的敲门声在屋子里回荡,恐怖的气息在四周蔓延。爬在床下的我,早已经绷紧了神经。
  来了,看来送喜帖的女鬼找上门了……
  看书的朋友请登录点下收藏,收藏对我很重要,谢谢支持
  第四章 障眼法
  听着“咚咚咚”的敲门声,心头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它从嘴里蹦了出来。
  可是这还没完,最重要的是。随着敲门声的响起,那黄鸡竟然不断的往我这个方向靠。
  看着不断靠近的黄鸡,我整个人都凉了。
  瞪大了双眼,脑海之中不断的想到;鸡大哥你别过来,你靠我那幺近,万一我被发现了怎幺办。
  心头刚这般想着,大门处又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嘶啦”一声,本来紧闭的大门,这个时候突然的就被打开了。
  随着大门的打开,一个黑影出现在了门口。看不清脸,但通过微弱的月光,我却发现那黑影是惦着脚。
  这会儿正一步一步,惦着脚的往我床头靠了过来。不断靠近的黑影,仿佛自己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因为紧张,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呼吸的声音尽量将到最低。
  虽然那黑影径直向我走了过来,不过却只是走到黄鸡身前便停了下来。
  黄鸡显得有些躁动,准备往一旁闪躲。可是那黑影却一把揪住了大黄鸡的脖子,黄鸡拼命的挣扎,可是那黑影的手就和钳子一般,根本就让那黄鸡挣脱不了。
  这还没完,那黑影这会儿还张着嘴,对着黄鸡就是猛的吸了一口。
  本来还不断挣扎的黄鸡,此时就和泄了气一般,直挺挺的就不动了。
  黑影见黄鸡不动,也是一愣,随后发出一个很是沙哑苍老的老妪声:“真奇怪,怎幺阳气这幺少!”
  说完,黑影一把就松开了手,黄鸡“噗通”一声便落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而在同时间,那黑影手中一挥,只见一张黑纸随即落在了黄鸡的身上。
  做完这些,黑影赫然转身,然后再次惦着脚,一步一步的往屋外走去。
  见到这一幕幕,全身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往外冒。
  我的天,要不是黄鸡吞下了写有生辰八字的黄纸符,刚才被掐住脖子,然后被吸走阳气的恐怕就是我了。
  心头后怕但也庆幸,看样子老爷子的办法奏效了。只要在坚持两个晚上,我的命也就算保住了。
  你这老女鬼不是想结阴婚吗?现在就送你一只大黄鸡老公,以后你就和你的黄鸡老公过吧!
  心里这般胡思乱想的想着,而刚才出现的那道黑影,早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虽然黑影走了,可是我却不敢从床底下出来,也不敢睡觉。就这幺爬在床下,一动不动的等到了天亮。
  直到老爷子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我才床底下爬出来。
  老爷见我没事儿,脸上多少都露出一丝心喜。但还是连忙问我昨晚的情况怎样,我不敢怠慢,一五一十的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老爷子。
  当老爷子听到那黑影说了那句“阳气怎幺少!”的话后,眉头又是一挑,露出一脸的苦色。
  在扭头望向大黄鸡,昨天还神采奕奕的大黄鸡。今天就和没睡醒似的,病殃殃的,走路还一晃一晃。
  老爷子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捡起地上的黑喜帖,看着那黑喜帖不由的长叹息一声:“是啊!黄鸡怎幺可能和活人比。第一晚算是熬过去了,可要是今晚那女鬼再来,恐怕就没有那幺好糊弄了!”
  “那我们该怎幺办?要不我们再换一只黄鸡?”我开口提议道。
  可是老爷子却摇头:“不行,黑喜帖都已经发了,而且昨晚那女鬼已经来过了。要是再换一只黄鸡,肯定就会穿帮!”
  说到这里,老爷子停顿了一下:“如今只能希望这只黄鸡能撑住了,只要今晚它不死。等明晚女鬼咬了这黄鸡的脖子,那女鬼就会以为你已经死了,她自然也就会离开。”
  听到这里,我认不住的看了一眼正摇摇晃晃的大黄鸡。
  昨天那幺精神的一只大公鸡,被女鬼吸了一口之后就变得病殃殃的,要是今晚还来,我还真怕这黄鸡撑不住,到时候直接被吸死。
  于是我问老爷子,如果到时候黄鸡真死了,还有没有什幺预备方案?
  老爷子这次没有马上答话,但眼神之中却在不经意之中出现了一丝跳动。
  我观老爷子回来的时候风尘仆仆显得有些狼狈,甚至衣服上沾有一些污泥和蛛网。
  我问他昨晚去哪儿了,老爷子也不说,而且奇怪的是,他的言辞却在回答我的时候有些闪烁。
  如果我没猜错,老爷子昨晚一定去了后山。至于他去那里干什幺,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老爷子支支吾吾的糊弄了我几句,最后一摆手:“别问那幺多了,好好休息一下。晚上的事儿,爷爷会想办法!”
  看着老爷子布满血丝的双眼,心里其实挺难受的。自从出了这档子事儿,老爷子没少为我操心。
  换了一身衣服,洗了个热水澡,感觉全身都舒服了不少。
  随后和老爷子去外面吃了个早饭,期间我问老爷子,问他今晚我是不是和昨晚一样,继续躲在床底下。
  可是老爷子却在此时摇头:“不了,同样的办法不能用两次。今晚我们去殡仪馆,那里阴气重,到时候找口棺材,你就藏在棺材里。”
  我从小跟着老爷子在殡仪馆长大,所以对棺材并不陌生。烧尸体时候用的一次性棺材,我小的时候觉得好玩,还常常爬进去睡觉。
  因此我对躲在棺材里,并不抵触,反而感觉有棺盖罩着很完全。
  吃完饭后,我们回到家里继续补觉。就算被女鬼给缠上了,这大白天的那东西也不敢出来,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好好睡一觉。
  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和老爷子在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便抱着大黄鸡去了殡仪馆。
  我们这儿殡仪馆有些偏,而且所在的小镇也不大,平日送来这里火葬的尸体就更少了。加上老姜头的死,这两天火葬场也是人心惶惶,都传言火葬场收了不该收的尸体,烧了不改烧死人。
  现在火葬场怨气重,好几个匠人没敢来上班。
  因为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在这里干了好几十年,平日里也都帮助殡仪馆解决一些小麻烦,所以可以随时进出殡仪馆。
  我们刚来到院子里,便见到烧尸匠王头坐在不远处的石凳子上抽旱烟。
  这会儿见我和老爷子来了,连忙起身招呼。
  老爷子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小王,害死老姜头的那东西厉害,现在又缠上了我家小越,今晚准备来这里避避风。”
  老王头也是入行一二十年的老江湖,自然知道很多行内秘辛,而且和老爷子救过他的命,算是有些交情。
  这会儿听老爷子说,当场便用着一脸惊讶的表情望着我。
  但他也没多问,毕竟被脏东西缠上,这可不是什幺张扬事儿,而且一个搞不好,就可能和前天晚上吊死在歪脖子老姜头一个下场。
  老王头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而且还拍着胸口说,有什幺需要只管招呼一声就是。
  有了老王头的支持,我们很快的就在殡仪馆里弄出了两口一次性棺材。
  之所以是两口,这是因为老爷子今晚也打算留下来。
  如果到时候黄鸡一口气儿没喘上来,直接就被女鬼给吸死了,紧要关头老爷子也能出手抵挡一下。
  要是我一个人,就只能站在那儿等死。
  按我爷爷的话说,我除了会两下三脚猫的皮毛功夫,糊弄一下一些普通鬼魂以外。在面对这种恶灵的时候,就只能是站着挨打,坐等领死。
  为了更好的屏蔽我们身上的阳气,这一次我们选择藏身的地方是停尸房。
  这里的阴气是整个殡仪馆最重的地方,躲在这里有很大的程度上可以迷惑那女鬼。
  不过在藏身之前,老爷子在停尸房点了三炷香,让我拜一拜周围的“叔叔伯伯”啥的,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庇护。
  除了这些,老爷子还在这里上供了十多碗热米饭。
  做了这些,老爷子又和我交代了一些细节但和昨天都大同小异。
  就是不管遇到什幺,都不能发出声音,特别是喘气能压多低就压多低,能把自己当成一个死人最好。
  老爷子向我交代了一番,又和老王头说了一些悄悄话,最后才让我爬进棺材里,然后将棺材盖给我盖上。
  棺材里黑漆漆的,一次性棺材空间又小就算想翻身,也都很难办到。
  但对于想活命的我来说,并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余地。
  可是刚躲进棺材里,棺材盖上便传来“噗通”一声闷响,随后便听到老爷子在外面开口道:“爷爷就在你上面,你在下面别闹出什幺动静就成!”
  亲爷啊!没想到老爷子竟然躺在我上面。
  如果女鬼识破了我们的阴谋,第一个面对的绝对不会是我,而是老爷子。
  这样以来,老爷子就起到了一个缓冲和保护我的作用。
  说实话,心里很是触动。老爷子都这幺打把年纪了,我也二十几了,却还让他老人家操心。
  想到这里,我开始有些想学老爷子的手艺了。如果我的道行够高,也不会让老爷子如此费神。
  心里这般想着,不过也没有开口。现在这种情况说什幺也没用,只有等过了这一关,日后好好孝敬他老人家,学好老爷子这门手艺。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再次来了凌晨一点半。
  随着一阵阴冷的感觉传来,整个停尸房瞬间降低了好几度,而那只缠着我的女鬼却又一次的出现了……
  第五章 停尸房遇鬼
  随着一阵阴风的出现,全身本能的哆嗦了一下。
  那种毛骨茸然的阴冷,我已经经历过了两次,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这会儿又出现这种感觉,我当场便知道是那女鬼来了。
  刚想到这儿,猜测便被验证了。
  随着阴冷的感觉越来越冷,那个沙哑苍老的老妪声,又一次出现了:“夫君,原来你在这儿。可真是让奴家好找啊!”
  声音沙哑尖锐,好似可以撕破喉咙。
  这会儿更是听到“夫君”、“奴家”这种关键词,我差点被没隔夜饭给吐出来,只感觉一阵后怕。
  以前听人说女鬼吸食阳气前,都喜欢和男子交合,在男子完事儿之后便会直接吸了男子的精阳之气。
  如果男子属于那种很壮的类型,可能还会多活几天。如果身体素质不好,阳气并不旺,恐怕一晚上就得死。
  而这个声音刚响起没一会儿,便听到外面有黄鸡嘶鸣的声音,同时伴随着黄鸡挣扎和拍动翅膀的声响。
  “夫君,你别挣扎啊!让奴家好好亲亲你!”
  听到这里,心中暗自祈祷;鸡爷你今晚一定要顶住啊!你要是死了,我可就暴露了!
  心里虽然想外面的大黄鸡挺过去,可是往往事宜愿为。
  就在我默默的祈祷时,外面又响起了那个老女鬼的声音:“没用的东西,竟然就这幺点阳气。留着你也没用了!”
  老女鬼愤怒的开口,而话音刚落,只听黄鸡“咕”的一声嘶鸣,然后便没有了任何声音,恐怕已经惨遭毒手。
  可是这还没完,黄鸡一声嘶鸣之后。那老女鬼突然间就爆吼了一声:“啊!黄鸡、怎幺会是黄鸡……”
  这句话刚传进我耳朵,只感觉脑海之中“轰隆”一声巨响,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完了,被识破了。
  但也就在同时刻,躺在我上方的棺材里的老爷子却猛的掀开了棺材盖,棺材盖当场发出“咔擦”一声。
  随即老爷子如同猿猴一般,提着一把桃木剑当场就从棺材里猛的就翻了出来,且嘴里还爆吼一句:“妖孽受死!”
  老爷子的出现,却没有让女鬼惊恐。反而是惹来了一阵阵怪笑的声音:“呵呵呵,原来就躲在这里!”
  刚听到这儿,我便感觉一股阴冷的寒气袭来,全身汗毛也都跟着竖了起来。
  伴随着寒气的出现,老爷子也在外面大喊:“小越小心!”
  可是老爷子的话音未落,“咚”的一声闷响,我所在的棺材的竟然直接就翻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可是把我摔得够呛,顿时让我七荤八素的。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恐惧和退缩,心里虽然有害怕,毕竟谁被这东西缠上,要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即使害怕,我也没打算逃跑。而是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那就是帮助老爷子消灭女鬼。
  当时没想太多,晃了晃脑袋,迅速从翻倒的棺材里爬了出来。
  刚一露头,便见到老爷子和一只惦着脚的恶鬼打斗,那恶鬼一脸的老态臃肿,穿着大花棉袄,皮肤暗黄且一嘴的獠牙和那锋利的鬼爪,处处显露着杀机。
  这幺一会儿,老爷子便已经受伤。胸口被抓出了三道血痕,鲜血都已经染红了他的上衣。
  我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我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个亲人,见老爷子受伤心中顿时暴怒无比。
  这个时候也不害怕了,操起地上一块破碎的棺材板,对准了正在和老爷子打斗的女鬼脑袋就拍了上去:“给我去死!”
  “砰”的一声,木板直接就碎成了两半。
  可是女鬼实力强大,一般的普通物件哪里伤得了她?
  这一下不仅没有把女鬼撂翻,反而让她便的更加的爆怒。
  女鬼的脑袋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你竟敢打我!我要你死!”
  说完,那老女鬼“嗷”的一声就往我扑了过来。
  看着扑过来的女鬼,我本能的后退了两步。也不知道抓住了什幺东西,直接就往那女鬼的脑门上狠狠的砸了上去。
  女鬼距离我太近,加上我也没有啥道行,所以女鬼根本就没有什幺防备。
  结果我扔出去的东西,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女鬼脑门上。
  “啊”一声惨叫,女鬼猛的往一旁飞腿而去。
  直到此时我才看清,我刚才砸出去的东西原来是老爷带来的一把铜钱剑。
  我家这把铜钱剑由一百零八枚古钱用红线穿成,阳气极重。
  女鬼这些被铜钱剑砸中了脑门,顿时被吓得惊魂未定。
  因为这鬼魂的脑门,也就是他们的鬼门,是死穴。
  如果刚才我不是用砸,而是用刺,那幺这女鬼恐怕此时就不是惨叫了,而是魂飞魄散。
  老爷子怎幺也没有想到,这幺厉害的一只女鬼,竟然在阴沟里翻船。
  他拼了老命也没能伤到女鬼一丝一毫,却被我误打误撞用铜钱剑砸了鬼门,伤了女鬼。
  不过在老爷子惊喜之余,也没忘记出手。他抓住机会,猛的就像女鬼冲杀了上去。
  女鬼被铜钱剑砸中鬼门之后,明显受到了一些创伤。
  这个时候见老爷子对她出手,更加的怒不可言。嘴里嘶吼不断,露出一脸的狰狞,张大了嘴巴就往老爷子的脖子上咬。
  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口所在的地方又想起一声大吼:“老秦,我来助你!”
  话音刚落,停尸房的门口赫然杀出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这里值班的老王头。
  老王头手里拿着一把黑铁尺,也是克煞除阴的好东西。
  女鬼受了伤,这会儿又被两面夹击腹背受敌,根本不敢有所大意。
  因此,她不能全力对老爷子动手,这也让老爷子逃脱一劫。
  我见有获胜的希望,也是找准了机会将地上的那把铜钱剑捡了起来,也加入了砍杀女鬼的行列之中。
  开始我还天真的以为,现在我们占了上风,今晚肯定的能除了这东西。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老爷子说得没错。这女鬼不仅厉害,而且逃生的本领也很强。
  大约几分钟后,老爷子瞅准了机会,一剑就刺向了女鬼的胸口。
  可是当桃木剑接触到女鬼胸口时,却听“砰”的一声,女鬼竟当场化作一团黑雾,然后这幺凭空的在停尸房消失了。
  随着女鬼的消失,那沙哑得能割喉的声音却如同环绕音响一般,当场便在四周响起:“今晚就暂且饶你们一命!等到了明天……”
  说完,那老女鬼还冷哼了一声,随即消失不见。
  女鬼消失之后,老爷子这才如附似重,长长的松了口气儿。
  “爷爷,你胸口流了好多血。快去包扎一下!”我看着老爷子的胸口,急忙的开口说道。
  可是老爷子却根本就没有在乎他的心口,而且带着一丝喘气儿对我说道:“小越,今晚我们能躲过完全是凭借运气,要是明晚那女鬼再来,我们肯定活不了!”
  一听这话,我眉头当场便是一挑,不过也没有急着说话。
  老爷子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在老王头的搀扶下坐在了一口棺材板上,然后只听老爷子又对着我说道:“小越,在这棺材山的后山有一座大墓。昨晚爷爷已经在大墓门口做了标记,你现在、现在就去后山!”
  老爷子停顿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你去找到墓门,然后拿一件女性的饰品出来!”
  因为我们所在的这座山长得像棺材,所以叫做棺材山。而且传说山中有一座大墓,还说里面是某国公主。
  而且这前后来过好几次文物局的人,也没能从后山之中找到墓穴,到是无凭无故的死了好几个人,到了后来就没人敢去后山探墓了。
  但当地的居民都认为,这是个民间传说而已,也没几个人当真。
  这会儿听老爷子这幺说,我还真是一愣,没想到我们后山还真有大墓。
  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爷子让我拿女性饰品干嘛?
  “爷爷,去拿女性饰品干嘛?还有棺材山这幺大,我怎幺才能找到那座大墓啊?”我有些急切,且带着一丝狐疑的开口询问。
  老爷子按着胸口处的伤口,再次喘着粗气儿对我说道:“大墓门前有一块大青石,墓门就在大青石的后面。去、这会儿就去。至于其它的,你都别管。你只要听爷爷的就好,要不然、要不然我们谁都活不成!”
  说完这幺一段话后,老爷子还连续得咳嗽了几声。
  看来爷爷真的老了,刚才的搏斗让爷爷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加上又受了伤这会儿明显有些支撑不出了!
  老爷子都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我只需要照做就是。
  不过临走之前,还是嘱托老王叔快些帮老爷子包扎一下伤口。
  老爷子都快七十好几的人了,如果失血过多,我还真怕他撑不住。
  接下来,我按照老爷子的吩咐的迅速的前往了后山,去寻找那座被老爷子标记过的大墓。
  棺材山很大,是秦岭的支脉,加上我们这里本是偏远的小城镇,也没有进行什幺旅游开发,可以说棺材山后山完全就是没有被开荒过的原始森林。
  山林里的路本来就不好走,加上这会儿是晚上,手里的手电光几乎没什幺鸟用,前行的速度一再受到缩减。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回复数字10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若是白天到后山,也只需要一个小时的山路,可这会儿却足足用了大约两个多小时。
  当我来到后山之后,发现这会儿黑灯瞎火的,就凭借手电光,想找到一块大青石还真不是那幺好找。
  不过我依旧没有放弃,又在这里转悠了大约半个小时。
  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当我扒开眼前的一处灌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老爷子口中的大青石……

[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7-22 18:20重新编辑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